当前位置:星雨行>其他类型>他的爱蓄谋已久卓禹安> 第二部《东土大糖》第303章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部《东土大糖》第303章(1 / 2)

蒋牧想再争取一下他和韩栗之间的感情。

坦诚说,如果说他们的感情已经浓烈到难舍难分或者多么刻苦铭心,确实还没有深厚至此,像他和韩栗这样年龄和这样经历的人,很难再像年轻时那样天雷勾地火、浓烈到能把人随时燃烧。

他们都很冷静,也很理智,所以相处起来很舒适。当然,舒适不代表没有感情没有爱,只是爱和感情分很多种而已。

一段张弛有度的关系,对他们来说都太难得,也太重要了,他寻寻觅觅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,所以不愿意轻易放弃。

韩栗也很坦承:“对不起,是我走不下去了。还有我觉得我的性格不适合谈恋爱,因为我处理不好亲密关系。至少现阶段不适合。”

蒋牧眸光黯淡:“理解。”

没有过多需要再说的。

“你会恨我吗?”韩栗问,走到一半,对方没有任何错,她自己退缩了,她觉得很对不起他。

蒋牧却笑了笑:“为什么要恨你,是我先追的你,而且这一段时间我很开心也很幸福。”

韩栗知道他会这么说,所以并不会觉得好受。

蒋牧收起了笑意,悠悠说了一句:“不能一直走下去,会有遗憾,很遗憾。”

韩栗鼻尖又有些发酸,她也觉得很遗憾,他这么好的一个人。

“之前你说有人给你算过命,你会孤独终老,我当时说,你如果孤独终老,我也孤独终老,不是开玩笑,也不是为了让你开心,而是我知道,如果和你这么好的人都走不下去,那跟别人更走不下去。”

蒋牧摇摇头:“你不要给自己设限,随心而走。不用急,一年两年、甚至几年后,你会知道现在这些都不算事。”

他也曾谈过几个女朋友,每一段的结束或多或少都会留有一点遗憾,但这些遗憾会很快被时间冲淡。就如她曾问过他是否有让他产生结婚生子念头的女孩时,他说不确定,因为这对他来说是幻想也是奢望,对方有很好的感情,对方的另一半也是他无法企及的高度,他从头到尾不过是一场不为人知的单恋而已,这份单恋在年轻时那么刻苦铭心,到如今不也释然了?

所以没有迈不过去的坎。

韩栗点头:“嗯,我知道。还有你说我值得世间所有美好,谢谢你,蒋牧,这句话我也想对你说,你也值得这世间所有美好,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美好的存在。”

“我们都好好的。”

“最后抱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蒋牧绕过中岛台到她的面前,两人紧紧相拥,给予最后的一点温暖和安慰。

成年人的分手平和,冷静而克制,如同他们的开始。

蒋牧当晚就离开了她家,她心里虽觉得空空荡荡的,却不会太难过,和蒋牧的这段感情,让她体验过一种美好,也让她成长了很多,她不曾后悔。

韩召意因为蒋牧的离开,安静地坐在沙发的一角,双眼怯怯地看着她问:“妈妈,蒋叔叔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他以后还来吗?”

韩栗抱了抱他:“蒋叔叔没有生你的气,他刚才离开时不是说欢迎你随时去他的店里玩吗?如果有喜欢的车型,可以告诉他。”

“那妈妈,你会难过吗?”

“有一点点。”

“妈妈,我抱抱你,你不要难过。”

韩栗伸手把小小的他抱在怀里,一直漂浮的心,此刻格外安定,有他就够了,这一辈子有他就够了。

也许走过错路,也许也走过弯路,但有什么关系?

人生就是需要不断地经历,不断地修复自己所有的缺陷,才能不断地成长、强大。

这种成长和强大是由内而外的,而不是浮于表面的那些外人看着所谓的独立或者飒爽。

她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,内心如此平静及笃定过。

蒋牧做的意面,她煲的汤,她分为两份,和韩召意一人一份吃了,然后母子二人洗澡、讲故事、睡觉。

韩召意前所未有的乖巧,甚至睡前,还主动要求明天去幼儿园上学。

“头不疼了?”

“不疼了。”

“好,明天送你去上学。”

又讲了一会儿故事,韩召意睡着了,她才起身回自己的房间。

手机上有好几条信息,有伊雯发来的,也有程少帆发来的,两人倒是默契,一个在森洲,一个在京城,却是同一时间发来的,

伊雯:还好吗?

程少帆:又可以拥抱森林了,恭喜。

消息很灵通,竟然这么快就知道她和蒋牧分手了。

她没理会程少帆,反正明天去公司见着他肯定还的说,所以只回复伊雯:“很好,和平分手。”

“以后什么打算?”

“没有打算,好好工作,好好带韩召意。”别的都不重要了。

伊雯什么也没说,只发了一个加油的表情包。

韩召意恢复得还算不错,第二天自己早早起来穿好衣服等妈妈送他去幼儿园。

韩栗有些于心不忍:“再请假三天,等伤口彻底好了再去吧。”

她怕去了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。

“可以吗?”韩召意期待地问,他今天早上起来其实就后悔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